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律师影评:《豪门孽债》,法律保护每个人,才能保护所有的人
发布日期:2020-07-10 访问量:

艾伦.德肖维茨是美国当代最著名的刑辩律师,著名法学家、专栏作家、畅销书作家、哈佛法学院教授。曾在辛普森杀妻案、克林顿绯闻案与弹劾案、泰森案中担任辩护人。除了上述案件之外,他还办理过其他一些著名案件,其中一件是克劳斯.冯.比奥洛杀妻案。德肖维茨将辩护过程写成一本书,并在1990年将其改编成电影《豪门孽债》(又名《命运的转折》)。

电影故事讲述的是艳冠群芳、家庭富有的桑尼夫人突然昏倒在洗手间,不幸成为植物人。桑尼夫人第一次婚姻所生的儿女和检察官指控这一切是桑尼的第二任丈夫克劳斯强行为妻子注射胰岛素造成的,后经一审法院审理,克劳斯被认定谋杀罪名成立并判处30年监禁。

交了100万美元保释金之后,克劳斯委托哈佛法学院教授艾伦为他进行上诉审的辩护。后者叫来了他的学生和几个律师总共18人组成一个团队,通过4个月的艰苦努力,在上诉审中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战,为克劳斯洗脱了罪名。

是的,确实如此。剧中给予法庭上辩论的镜头非常之少,导演把更多的镜头对准了艾伦及其工作人员的调查研究。

艾伦的原型艾伦.德肖维茨说,现实生活中,很少有哪个案子是在法庭上胜出的。案件的成败在于事前准备——在图书馆和案发现场。

同样的,剧中艾伦认为所有的成功辩护不是来自于法庭之上,而是在于法庭之外的工作。这是他一贯的工作作风和成功秘诀。

艾伦接受委托以后,开始招兵买马。他叫来了他在哈佛法学院的学生,并且说服几位律师加入他的团队。他将他的18人团队分成若干个工作组,每个工作组承办一项可能影响案件走向的关键事务,然后源源汇总分析讨论,形成决策付诸实施。

在团队中他们一起调查研究,有分工与合作、有沟通和交流、甚至可以有大声的质疑而无伤和气,因为他们明白这样的“吵吵闹闹”不是个人的互相攻击,而是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推进,为了法律的正确实施,为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了赢下那个“case”!

这个团队除了擅长“窝里斗”,还特别邀请嫌犯克劳斯来到团队中间,请他面对成员的疑惑回答问题,请他仅仅是陈述事发经过而不是给予妄下评论的机会,以免他源于自我保护的主观臆断影响专业人士对案件事实的法律判断。

为了获得上诉的胜利,团队要收集证据让未来的陪审团对控方的证据产生合理怀疑。因此他们归纳出三个争议焦点:

艾伦找到桑尼夫人的一位作家朋友,该作家证实桑尼夫人给自己注射过毒品。艾伦求证毒贩,毒贩承认自己经常给桑尼夫人送毒品。这些新的证人证词推翻了只有克劳斯才懂得皮下注射的说法;也否定了克劳斯为了皮下注射器专门准备了袋子的唯一性。

对于针头上的胰岛素残留物,艾伦经过询问医学专家后得知胰岛素注射人体,针头拔出来后,针头的残留物会被皮肤擦拭干净。而后来最终的科学化验结论证实针头里根本没有胰岛素,而是其他的两种能够起镇静和安眠作用的药剂罢了。

对克劳斯有利的证据在艾伦团队锲而不舍的追求下逐渐浮出水面,虽然还做不到完美呈现,但足以将控方的证据置于不利的地位,最终让陪审团对克劳斯犯有谋杀罪的原审认定产生了怀疑和动摇。

克劳斯自由了,可能的30年监禁化为乌有。控方现有证据无法认定是克劳斯注射胰岛素造成了他妻子桑尼夫人昏迷不醒成为植物人。

刑法的犯罪构成有它法定的证明标准,其中一环缺失便构成合理怀疑,就不能定罪。克劳斯谋杀他妻子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却找不到指控的法律依据。

如果他确实是有罪的,那么是漏网之鱼;如果他确实是无罪的呢?不是造成了冤案!?这才是最可怕的!

一审法院作出了有罪的判决,舆论的影响是巨大的,身边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克劳斯有罪,这也冲击了艾伦团队的部分成员。

有一个学生就对此发生了质疑:我们为什么要对一个谋杀犯辩护?为什么帮助有罪的人脱罪?如果我们让他获得了自由,我们就是同谋!

艾伦认为他接这个案子的原因是他不像大多数其他的律师。本案原告利用其财力雄厚聘请私人侦探只收集对被告人有罪的证据,故意不提供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这在法律上是不当的程序。会让那些付不起律师费的穷人受到法律的压迫。

艾伦又发表自己的见解说,如果律师只替无辜的人辩护,那么美国就只有10个辩护律师就够了。每个人都可以得到辩护。

艾伦的原型德肖维茨曾经说过:“作为一名律师,你只需要为你的当事人考虑,在道德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争取当事人的权益。”

最近在咱们中国,我们律师界的名人陈有西律师为王振华作无罪辩护引起轩然大波。我想只要律师在辩护时没有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大可不必上纲上线。进行道德审判是法治的倒退。

经过艾伦团队的辩护,克劳斯恢复了法律上的清白之身,但是输在了人们的口碑上,也就是说受到了道德的谴责。原因就是克劳斯在跟妻子桑尼的婚姻生活中扮演了一个不合格丈夫这样的角色。正因为如此,才导致桑尼夫人郁郁寡欢精神病变,依赖镇定剂度日如年最终昏迷不醒成植物人。

历史现实中的桑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富美,前夫花心处处留情,失意之际遇到贵族公子、看上去成熟稳重的克劳斯,两人相见恨晚发生婚外情。与前夫离婚嫁给克劳斯,但是激情过后桑尼夫人的婚姻又触礁了。

克劳斯跟前夫一样在外面明目张胆拈花惹草养小情人,同时又不顾她的身体和心理感受抛下她,一意孤行将要离开美国去往欧洲。靠药品来麻醉成为桑尼夫人唯一的慰藉。最后她虽然留住了丈夫,却是以昏迷不醒植物人的方式。

富可敌国美貌无双本应该成为幸福的来源,然而红颜薄命,换不来真正的爱情也是冷冰冰的现实。

善良的人们认为,对婚姻的不忠不敬,对夫妻一方的冷暴力,也可以成为杀死一个人的凶手。是的,正像剧中所演,艾伦虽然为克劳斯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战,但是他不得不提醒克劳斯:“从法律上说,这是个胜利;从道德上说,没有人站在你这一边。”

对于妻子桑尼夫人的不幸,克劳斯没有法律上的罪,却不能说不是道德上的罪。所以,克劳斯先生仍然是输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