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独家:南方黑芝麻拖欠律师代理费被催不给 董事长韦清文知情吗
发布日期:2020-07-03 访问量: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南方黑芝麻集团因代理合同纠纷被一律师事务所告上法庭,被诉拖欠律师代理费多次催要仍不给,不知南方黑芝麻集团董事长韦清文是否知情?

运营商财经网从该文书获悉,2011年3月16日,该律师事务所与南方黑芝麻集团签订《委托代理合同》,约定该律师事务所接受南方黑芝麻集团全权委托,指派吕某为南方黑芝麻集团与某三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重审案的代理人,经重审如调解、和解或撤诉结案,南方黑芝麻集团应在调解书、和解协议或裁定书签署或送达后五日内向该律师事务所支付300万元代理费。合同签订后,南方黑芝麻集团应向该律师事务所预付250万元代理费。

2012年4月6日,该律师事务所与南方黑芝麻集团签订《委托代理合同补充协议》补充约定,南方黑芝麻集团增加100万基本代理费给该律师事务所,如第二审维持第一审判决南方黑芝麻集团对管道燃气公司80%的股权不拥有权益,则该基本代理费从南方黑芝麻集团已预付的代理费中抵扣,如第二审判决南方黑芝麻集团对管道燃气公司80%的股权拥有权益,则该基本代理费从南方黑芝麻集团应支付给律师事务所的风险代理费中扣除。

据该律师事务所诉称,根据合同南方黑芝麻集团应向该律师事务所支付代理费400万元,但南方黑芝麻集团仅支付了250万,剩余的150万元经多次催促,仍拒不支付。

故将南方黑芝麻集团上诉至法庭,要求支付代理律师费150万元及违约金465750元及承担本案诉讼费。

对此,南方黑芝麻集团辩称,按照结案结果,南方黑芝麻集团应付律师费用为300万,已支付250万,尚未支付的仅为50万元。

因为委托代理案件实际以调解结案,符合主合同第六条第三点的情况,而补充协议并未改变关于胜诉、败诉两种基本代理费的收费标准。

另外,预付的250万在结案后直接转为已付款,该律师事务所应当出具对应发票,而一直没提供,南方黑芝麻集团拒付剩余款项系行使同时履行抗辩,不存在违约。

法院认为,本案的实际情况是,该律师事务所代理的案件,已于2012年8月16日经广西区高院作出(2012)桂民再终字第5号《民事调解书》,调解书确认了甲方(即南方黑芝麻集团)对管道燃气公司80%股权拥有权益,各方当事人并于当日签收该调解书,至此,该律师事务所完成委托事宜,收取代理费的条件已经成就。

按照约定,南方黑芝麻集团应该在调解书送达后五日内向该律师事务所支付代理费,而南方黑芝麻集团是在2012年8月16日就已经签收了调解书,但除了预付的2500000元代理费外,至今尚欠律师事务所的代理费1500000元,已构成违约,造成本案纠纷,南方黑芝麻集团应负全部责任。

最终,法院判定南方黑芝麻集团支付尚欠的律师代理费150万元和违约金,以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据了解,南方黑芝麻集团的创始人为韦清文,一个大山里走出的农民成长为高级经济师、“黑色食品之父”着实不易,不知他是否知晓这起官司纠纷,面对拖欠代理律师费的行为又该如何看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