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输掉“《庆余年》超前点播”官司没关系,爱奇艺还有星钻VIP
发布日期:2020-06-13 访问量:

2019年12月,因认为爱奇艺对包括《庆余年》在内的剧集实行“付费超前点播”的方式侵犯了其身为黄金VIP会员的消费者合法权益,律师吴某将爱奇艺公司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审理了吴某诉爱奇艺公司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当庭宣判确认:爱奇艺公司的《VIP会员服务协议》部分无效;在吴某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某不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向原告吴某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使其享有爱奇艺平台已经更新的卫视热播电视剧、爱奇艺优质自制剧的观看权利;爱奇艺公司赔偿吴某公证费损失1500元;驳回原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去年12月,古装剧《庆余年》凭借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和主演细腻的演技,掀起一阵追剧热潮。随着剧情渐入佳境,腾讯与爱奇艺两大联播平台同时宣布于12月11日对《庆余年》开启VIP专享付费点播。具体点播方法是:VIP会员充值50元可在每周更新日比普通用户抢先观看6集的基础上再多看6集。

关键是,这项超前观看的权益仅对VIP会员开放,若是普通用户想要看到这最超前的6集,首先要充值成为平台会员。此外,不想在更新日一次性花50元解锁的VIP用户,可采用单集付费的模式按解锁超前观看,每集3元。

吴某正是因为在平台开启付费点播前就开通了VIP会员,认为这种VVIP点播模式是对其“会员权益完整性的纵向条块性切割”,遂向法院发起诉讼。

而爱奇艺方面,基于互联网法院作出的判决,也于昨日傍晚回应表态,“我们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

爱奇艺之所以输了官司还能这么掷地有声地回应,正是基于法院判决中的“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和“在吴某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某不发生效力”。

这也就意味着,“超前点播没有法律效力”这个说法只适用于本案原告,但是并没有判决整个“超前点播”商业模式无效,爱奇艺仍可对其他用户继续推行这个模式。同时,作为个案,吴某的判决结果也并不能推广至所有用户,也并非所有人都愿意耗时耗力去针对“超前付费”模式发起诉讼。因为民事诉讼只能解决特定当事人之间的利益纷争,但却不能解决普遍性的社会公众问题。

因此,可以预见的是,爱奇艺“超前付费”模式并不会被推翻。若有VIP用户不满这一模式,只能自行发起诉讼并等候法院裁决。但平台方经过《庆余年》风波,也尽力在模式推广方面做得更为完善。如今上线的所有将要开启“超前点播”模式的剧集,平台基本都会在开拍前写明点播价格、开启时间、付费集数等关键信息,让会员自主进行选择。

就在大多数用户还没从各平台推出的单剧“超前付费点播”中缓过劲儿来的时候,爱奇艺又在近日推出了星钻VIP会员模式。

这相当于是在黄金VIP会员基础上的VVIP模式升级,其中最核心的两大权益在于:平台所有超前点播剧集、付费影片可以免费观看,且电视端同样享有这项VVIP待遇。

对于大多数人更关注的付费标准,爱奇艺方面则公布,星钻VIP单次售价60元/月,连续包月折每月40元;包年418元/年,连续包年398元。连包年价格都上涨了220元/年,网友们再度纷纷开启吐槽模式。

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1.19亿人,同比增长23%;但同时一季度净亏损为29亿,同比扩大61%。用户增量见顶但亏损幅度加剧,大概这就是爱奇艺频繁研究会员付费模式升级背后的原因所在。

但纵观2020年一、二季度爱奇艺上线的剧集,《爱情公寓5》、《大主宰》、《谁都渴望遇见你》、《两世欢》、《民国奇探》、《我是余欢水》、《成化十四年》、《鬓边不是海棠红》、《天醒之路》、《长相守》等十几部剧集虽然均开启了超前点播模式,但爆款寥寥无几。这也说明了爱奇艺在优质内容的产出上,还远远无法达到受众需求。

市场经济下,用价格区分受众需求本来也无可厚非,但当下爱奇艺的自制精品内容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来说都无法跟星钻VIP的价格相匹配。仅仅依靠降低普通会员的会员体验来实现内容切割盈利,显然是“不得民心”的。

此次星钻VIP会员模式的推出,虽然是顺应了爱奇艺当下发展的瓶颈,但离会员心甘情愿的地买单,还有一段距离。

首先,平台想单纯凭借这种模式盈利,显然很难。想要吸引更多的用户付费,终归还是需要好的内容。好内容自然需要更多的投入,如果该模式能够为平台带来更多营收,自然也会让爱奇艺有更充足的底气去投身内容制作。

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今年因疫情造成影视行业“寒冬”加剧,视频媒体平台的制作费用相比往年可能会下降,如果能够用相近的成本制作更多优质内容,盈利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但可预见的是,无论未来会走向哪种可能性,其他长视频平台都有可能会迅速跟进这种模式。因为视频媒体的竞争核心还是优质内容,无论面对哪种可能性,显然爱奇艺都能凭借该模式获得更多制作优质内容的资本。放任爱奇艺从这一模式积累到更多资金,对其他平台而言,都不会是一个好选择。

经过近半年的适应期,“超前点播”模式已经从单一平台、单一剧集试水逐步演变成一种普遍模式,多数受众也在“虽骂但买”声中逐渐习惯。但目前平台自制内容的数量和质量显然跟不上付费模式的升级速度,此次星钻VVIP究竟需要跟会员磨合多久、双方能否达成最终和解,也只能交给时间。

此次法院判决也为整个内容付费行业带来警示,无论平台对会员付费模式进行如何升级和探索,都要以尊重用户体验为先。别让营收压力造成的“一蹴而就”,寒了那些坚守内容付费和版权保护会员的心。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