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官司赢了,可老赖公司破产了,欠款该咋办?
发布日期:2020-06-06 访问量:

法律实务中有委托人找到笔者急慌慌地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们借给一个公司一笔钱,对方成了老赖,我们官司也打赢了,但一直未能通过执行收回欠款,现在这个老赖公司申请破产了,我们还能通过要回欠款吗?

围绕各种债权,包括劳动者债权在胜诉后的执行问题,一直是有代表性的大家关心的问题,官司赢了,可是对方资不抵债申请破产了,我的债权还能实现吗?这类问题极具普遍性,也是不少人关心的头等大事。

法律的执行程序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绝大多数的执行程序是根据您的申请启动的,多数情况下,法院的判决和裁定只是告诉您要钱有道理的,但法院并无为您去要钱的义务。所以,您不要认为胜诉了,就一定能收回您的债权。在诚信缺失的环境中,很多时候,胜诉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真能痛痛快快地履行法定义务的败诉方并不多,往往需要通过催缴和申请启动一个执行程序来实现自己的债权,在胜诉和执行的过程之中,败诉方常会施展各种伎俩转移财产来逃避判决、裁定的执行,很多时候败诉的老赖能让手攥胜诉判决的人竹篮打水一场空,欲哭无泪。

这其中,老赖的一个常套手段就是申请破产程序。我们知道,执行程序是您作为债权人借助法院的公权力一对一地向债务人逼债,并可借助公权力直接把败诉债务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还给自己。而法院一旦受理了老赖公司的破产申请,这时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受理老赖公司的破产申请后,有关老赖公司的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

在法律上这叫“债权的平等性”,它要求对所有的债权公平清偿,也就是说,老赖兜里的钱,如果还有房子、地、汽车什么的话,那是属于所有债权人的,而不是属于您一个人的。

很多胜诉的人在老赖申请公司破产前没能通过执行要回自己的钱,于是通过申请保全措施要法院查封、扣押、冻结了老赖的财产,那老赖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能通过执行程序悉数收回自己的钱吗?

笔者认为是凶多吉少的。为啥这么说呢?我们来看看法律怎么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有关债务人财产的保全措施应当解除,执行程序应当中止。也许您看明白了,这是在告诉您,老赖申请了破产程序之时,您的保全就会自动解除,但同时执行程序是处于中止状态,也就是说,您自以为通过保全措施扣押在手中的鱼会被重新放回池子里,让大家(债权人)一起来瓜分。在法律上,公司破产程序是优先于个别清偿的,也就是说,相比您个人申请的执行程序,破产程序在法律上的次序优先,而且具有排他性,完全可以排斥您个人的执行请求。在老赖的公司被法院认定为资不抵债,被宣告破产的那一刻起,所有执行程序都会终止。也就是说,人已经死了,没救了,不管您怎么申请,法院都不会为您去执行了。

有朋友会问,要是破产程序完了以后,我又发现还有老赖公司隐匿的财产呢?我可以再去申请执行吗?这种情况,您虽然发现了宝贝,但是这宝贝还是属于大家的。《破产法》规定:债务人因无财产可供分配而被裁定终结破产程序后二年内,债权人发现破产人有其他财产可供分配的,应当请求法院按照破产财产分配方案追加分配。也就是说,您能发现新财产是为所有债权人做了件积德的事,但大家有份儿,法院会召集所有债权人再来分一次,而不是把钱只分给您。

为了简便起见,您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您的执行程序在老赖的破产申请前没有得到实现的话,那不管在破产程序启动时,破产程序之中还是破产程序之后,您就基本上没有了再次申请执行的可能性,您只能和大家一起参与破产分配,结果肯定是不容乐观的。

对于老赖通过申请破产逃避债务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里规定:要加强对破产案件的监督。执行法院发现被执行人有虚假破产情形的,应当及时向受理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提出。申请执行人认为被执行人利用破产逃债的,可以向受理破产案件的人民法院或者其上级人民法院提出异议,受理异议的法院应当依法进行监督。

这里有个要求您举证的问题,如果没有证据,您的异议法院不会采纳。但说实话,很多法院执行庭都查不到的财产,要我们平头百姓单枪匹马去调查老赖公司的财产状况谈何容易?所以还只能寄希望于法院的监督不流于形式,能真抓实干才行。近年来,最高院提出要各地法院根据实际情况,探索尝试以调查令、委托调查函等方式赋予代理律师法律规定范围内的财产调查权,笔者觉得应该大力推进这项工作,因为对还款最上心的是还是债权人自己,为了挽回损失,他们会委托律师即使到天边也要追回老赖的欠债的,从法律效果而言应该是最佳方案。在调查的证据基础上,可以向有关机关举报老赖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国情不同,推进法律尊严和公平正义的实现的方式也不同,一方面,了解现行法制的特点,才能知道自己权利主张的路径在哪里,否则得不到满意结果就整天骂骂咧咧的有时真是由于自己学习太少。另一方面,在法的公平和实用方面,我们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