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兼职律师”鲍毓明性侵养女:高职位的人渣时如何养成的?
发布日期:2020-06-05 访问量:

2019年7月,新城董事长、人大代表王振华演了一出上海《嘉年华》,猥亵两名未成年女童被抓,我们等了 9 个月,都快忘记的时候,又有人接力。

今天山东烟台报中兴通信的董事、杰瑞股份的首席法务鲍毓明又突破《嘉年华》模式,借口收养女儿李星星,来给自己培养性奴隶,经期都不放过,竟有“学习都比我重要”这样的龌龊。

李星星被性侵前后3年时间,报警3次,母女拼尽全力居然只能做到第一次立案18天,第二次受害者居然连结案立案都不知道,只好求异乡派出所去问,才知道

声威显赫的老男人用金钱和权利总要方法打造了他们的“西部世界”,他们不用AI和3D打印制造人造人,那样太麻烦了。

有权有钱老男人更喜欢捕猎弱者,金钱、权力和地位上的差距让虚弱不堪的他们俯视楚楚可怜的猎物,高高在上的自信就像一剂春药,让他们在外人眼中容光焕发,言谈举止间充满了自信和压迫。

他们用规则来剥夺弱者的尊严、社会支持和认知能力,把人驯化一个性奴隶,一件性玩具,供他们肆意的发泄自己的淫欲。

王振华代表和鲍毓明律师都是把猎物锁定在缺少金钱或地位的家庭中,用诱饵卸下家长的警惕,拱手送出幼女,任人凌辱。

人性是脆弱的,欲望常常扭曲道德,所以,法律才应是弱者最坚固的挡箭牌,因此我今天首先愿意谈谈相关法律的问题。

先说认定难这个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根据2013-2016年的4年间,中10782起儿童性侵案,总结三个特点:

“(1)熟人作案比例相对较高,多利用特殊身份或者特殊关系实施犯罪;(2)有性犯罪前科者再次实施性犯罪的比率较高;(3)因犯罪未被及时发现,受害人往往被侵害的次数多,持续时间长。”

“去年317起案例报道中,明确表述性侵者多次作案的有124起,占总数的39.11%,呈高发态势。这一方面体现了性侵儿童案件的隐蔽性,儿童不主动说明的情况下不易被监护人发现;另一方面也说明了此类案件作案人多次实施性侵害的情况严重,性侵犯罪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作案者不会终止”。

这些都说明儿童性侵犯罪隐蔽性极强,有些时候难以发现,所以在司法审判中存在认定困难。

还有一些特殊情况,即使发现了也难以认定犯罪:比如,我国法律规定年满14周岁,如果是女孩自愿就不算犯法,和14岁以下女孩发生性关系不管自愿不自愿都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鲍律师不愧是法律出身,李星星的第一次强奸就是在14岁之后,李星星报警时提供了很多物证,带血的和精液的卫生巾,鲍擦拭的纸巾等来检验DNA。

但如果李星星报警是14岁以下,这些发生性关系的证据足以把鲍大律师送入监狱。但是,14岁之后,李星星则必须证明她是非自愿的。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李星星长期在鲍的控制和洗脑之下,财富、年龄和知识严重不对称,以鲍大律师的法律意识,大概率也给自己留了后手,例如,在日常的聊天记录刻意引导一些同意发生性关系的对话,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南风窗》报道,有些时候,李星星会发病,听从鲍“爸爸”的命令,你猜,鲍大律师会不会留一手把这些证据保留下来,当做同意的证据?

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如果被告人否认有实施猥亵行为,通常很难认定,除非有视频监控录像、目击证人等直接证据予以证实。

无论是鲍律师裤衩里肥硕的身躯,还是凌乱的床单,都不足以在法律上给鲍律师定罪,因为不能证明非自愿。

对于猥亵儿童的刑期,《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猥亵儿童罪】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如果要从重至少应当是在 5-6 年,但是现实是量刑轻的让人发指。北大司法组分析了 8342 个猥亵儿童案件,结果发现,猥亵儿童的罪的刑期60%都是在 1 年以下,可以说是非常之轻了,如下图,量刑情况非常直观,轻的让人发指。

截止2018年12月31日,根据“北大法宝”司法案例库,检索到儿童性侵案例有1.7万余例。最多的是强奸罪,总占比50%;其次是猥亵儿童总占比47%;引诱幼女卖淫罪有329例,总占比2%;(和原数据有出入,我根据奸淫幼女罪和嫖宿幼女罪的调整,重新统计了罪名,将奸淫幼女归入强奸罪)

更让人愤怒的是,儿童性侵案的居然能减刑。根据统计,1.7 万余案例中,刑罚变更程序比重最大,有8480例,总占比49%,其中98%为减刑案件,有8315例;

但是儿童性犯罪罪不仅认定难,量刑轻,而且犯罪分子还能减刑。好像在说,给我多踩几脚祖国的花朵。

2019 年,李星星报案时回忆案情,鲍毓明在殴打时,掐自己的脖子,民警突然掐住的脖子问,他是怎么掐你的的?

鲍毓明录完口供出来之后,要跟李星星靠在一起,李星星惊恐躲闪,用眼神向坐在对面的刑警大队张高求助,高警官看着一个被举报的性侵嫌疑犯靠近受害者,一动没动。

两人再次因为厮打进派出所,鲍毓明写下“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时,派出所民警无动于衷。

李星星找不到办案民警时,在南京派出所向烟台警察询问时,烟台民警号不耐烦,操着一口山东腔,说:别老是强暴强暴的,我们不管,好不好!!!

这是一句国民性的劝告和威胁,每个中国人都听到过,王振华的案子大家也听到过,也许有人也跟这位曾有过善意的民警说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