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上诉!民警案发10秒到达现场冒死处置,公安局被判赔偿110万
发布日期:2020-05-29 访问量:

10月28日下午7点多,宾阳县黎塘镇帽子村的村民雷智发和同村村民雷宾先,在这个村村口鱼塘边的公路上会车时发生刮擦,双方因此发生口角继而打斗,雷智发的胞兄雷敬接得知后,随身携带一把牛角刀也来到现场理论起来.

民警赶到现场后,将相关当事人带回了派出所,进行调查调解。这个时候,事故双方的多名亲戚朋友随后在黎塘派出所门口聚集,等待调解结果。

在门口呆着也是闲着,双方的亲友发生了语言上的争执,派出所民警劝解后,将双方拉开。

到了晚上9点,其中有一个叫玉有升的,突然无故向雷敬接头部打了一拳,立即引发雷敬接、雷敬松与玉有升之间的相互扭打,很快导致双方亲戚的多人参与争斗。

雷敬接随即手持牛角刀,朝着玉有升的胸部捅去,致使玉有升受伤倒地。派出所民警见状秒打“120”急救电话。

在派出所民警介入控制事态过程中,雷敬接又持刀追赶玉宾国并连续捅中玉宾国的胸部、腹部、右大腿和右手腕。

民警在派出所内当场抓获雷敬接后、医院急救车到来前,玉有升经朋友送往南宁市第九人民医院抢救,但于当天晚上10点在医院临床上死亡了。

玉有升的家属父亲母亲儿子觉得,黎塘派出所对玉有升的死亡有过失,就向宾阳县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让宾阳县公安局赔偿玉有升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及其儿子生活费。

虽然玉有升的家属喊得有些厉害,但宾阳县公安局法制水平挺强的,作出不予赔偿的决定。

玉有升的家人不服,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宾阳县公安局赔偿玉有升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35.19万元,给儿子生活费2.32万元。

这期间,雷敬接故意杀害玉有升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限制减刑,并赔偿玉有升的家属经济损失1.98万元。

对于玉有升家属的赔偿请求,一审法院审理的法官显得深不可测。这样说,黎塘派出所在处置雷智发与雷宾先治安行政案件后续引起的双方亲友相互扭打进而导致双方多人参与争斗的过程中,处置不及时,发生了玉有升在派出所接待室门前被雷敬接捅伤致死的后果,行为明显不当,属于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可认定行政行为违法的情形之一。

法官说,黎塘派出所民警的行为与玉有升的死亡具有一定的因果联系,而且原因力上应当是主要的。宾阳县公安局应承担70%的赔偿责任。判令宾阳县公安局向玉有升的家属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104.05万元及其儿子生活费3800元/年,直至十八周岁止。

颠覆了!民警案发10秒到达现场冒死处置,公安局被判赔偿110万,宾阳县公安局依法上诉了!

宾阳县公安局提出,雷敬接故意杀害玉有升一案,案发现场为露天公共人行道上,案发前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和冲突,派出所民警不可能有先见之明地阻止玉有升与雷敬接接触。这个案子是由于玉有升突发的寻衅滋事行为导致惨案的发生。

宾阳县公安局认为,黎塘派出所民警在玉有升与雷敬接发生冲突10秒内即到现场,并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对雷敬接进行拉扯、阻拦、控制、抓捕。因此,黎塘派出所及民警依法履行了法定职责,一审判决认定黎塘派出所没有在第一时间增派警力进行制止,不符合事实。

发生雷宾先和雷智发打架事件后,派出所第一时间处理纠纷。而雷敬接和玉有升不是治安案件的当事人,况且两人在发生冲突前不存在违法行为。基于一个正常人判断,不可能充分预判或准确评估到雷敬接故意杀害玉有升行为的发生。

发生雷敬接故意杀害玉有升的行为属于玉有升突发的违法行为造成,不能归责于民警未能充分预判或准确评估。从玉有升拳打雷敬接到雷敬接持刀捅玉有升之间,相隔仅仅15秒。一审判决以黎塘派出所民警在这15秒的时间内,未能制止雷敬接持刀捅玉有升,认定派出所行为明显不当,不符合一般人对事物发展规律的认识。

(宾阳县公安局的辩护词十分精彩,请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蓝衬衫们”公众号后,回复“上诉”获取。

宾阳县公安局接着说,玉有升不是雷宾先和雷智发治安案件的当事人,与黎塘派出所处理该治安案件行为之间,未形成特定的职责义务对应关系。因此,一审判决在黎塘派出所民警已于10秒内赶到案发现场,并冒着生命危险履行职责的情况下,仍认定民警行为“明显不当”,属于认定事实、适用法律都有错误。玉有升死亡与宾阳县公安局黎塘派出所民警的行为,不存在因果关系,不应承担行政赔偿责任。

《玉有升尸体检验鉴定书》载有玉有升“如此严重损伤可致人短时间内死亡”,根据案发现场监控视频,玉有升被捅伤倒地后3分钟就送往医院治疗。玉有升家属没有任何医学鉴定文件证明玉有升的死亡与没有得到及时救治存在因果关系。

这两位公安局的优秀代理人说,法院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是,被害人玉有升死亡是由雷敬接的故意杀人行为造成,那么,从逻辑上看,一审判决认定玉有升的死亡主要是由于民警的行为造成,实质上属于推翻法院的上述刑事判决,雷敬接岂非应当无罪释放?

而且,雷敬接故意杀人案案发至今,并没有生效的法律文书认定派出所民警构成玩忽职守罪或民警行为违法。因此,一审判决认定玉有升的死亡主要是由于民警的行为造成,显然不成立。这个案子中,玉有升的死亡是由于第三人雷敬接故意杀人的行为造成,应当由雷敬接承担民事侵权赔偿责任。

而且,雷敬接故意杀人过程仅仅15秒,造成伤害为左心室贯通伤,黎塘派出所民警在玉有升与雷敬接发生冲突10秒内即到现场,不存在不履行、拖延履行法定职责行为。因此,一审判决宾阳县公安局对玉有升的死亡承担70%的赔偿责任,实属错误。

也就是,玉有升家属属于单独提起行政赔偿请求,黎塘派出所民警的行为并没有被确认违法,玉有升死亡案子2013年10月28日发生,玉有升家属2016年7月7日向宾阳县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起诉已超过法定诉讼时效,法院应作驳回起诉处理。

二审法院审理后说,这个案子玉有升家属主张的宾阳县公安局不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没有被确认违法,应当适用行政诉讼法关于起诉期限的规定。玉有升家属提起行政诉讼,超过了“2年”期限。所以,对玉有升家属的起诉,人民法院应不予立案,已经立案的,应当驳回起诉。

就这样,二审法院最终支持宾阳县公安局提出的玉有升家属起诉超过规定期限的说法,说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基本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裁定撤销公安局赔偿110万的行政赔偿判决,驳回玉有升家属的起诉。

也许,这次宾阳县公安局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书》神奇地告知玉有升家属“如不服本决定,可以自本决定作出之日起三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途径,我们不但不给扣分,反而可以考虑加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