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当法制社会遇上满世界的精神病,法律还管用吗?!
发布日期:2020-03-30 访问量:

当一个人向你砍来,这时,你该如何防卫?根据我国《刑法》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为了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制止过程中无力反抗的情况下打成重伤或者死亡,属于防卫过当,是要服刑责的,可以减轻,也可以免于处罚。反正不管是他伤你,还是你伤了他,双方都有被入刑的可能;但如果这个人是个精神病患者,你防卫过当,那就只有你一个人有入刑的可能了!他哪怕砍死你都不会入刑,你说你死得冤不冤?

有人会说,还满世界精神病,你不要耸人听闻制造恐慌好不好?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精神病?你还别说,从容观察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差点不敢出门,为什么?因为你知道答案后,估计下回出门都会穿着盔甲,或者索性自己也到精神病医院搞个精神病证明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根据Frost Sullivan的报告,中国现在有超过1.8亿人患有精神疾病,这相当于每8个人中就有1个是精神疾病患者,而其中的91%大约1.6亿人从未接受过专业治疗,也从没去咨询过病情......

前不久,陕西米脂恶性砍人事件,令从容观察十分痛心,那些纯真的学生们,从没有想过开心的放学路,会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段路。而媒体报道犯罪嫌疑人有精神病病史。媒体隔三差五总会报道一些恶性的刑事案件出来,约定俗成的,总会给嫌疑人加一句:“据称,该嫌疑人疑似患有精神病”。瞬间暗示了读者,这个人可能会被轻判,因为在普通大众的概念里,精神病人犯事是不被追究的,甚至还要保护好交还给监护人!

法律天生就是保护弱小,锄强扶弱的。这没错,目前法律洼地主要集中在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身上,未成年人因为年龄偏小,各种各样因素都有,你说减刑轻判也不好说太多,的确明知有些不合理,但是也确有合理的地方,这个从容观察略过不谈。

但是这个精神病杀人不犯法,这个真的合理吗?如果你说未成年人一时糊涂以后还能改过自新,那还存在概率,但是精神病,我是说真正的精神病,那是慢性病,潜伏期是一辈子,也就是说,是一颗行动的又随时可以爆炸的“定时炸弹”。因为,根据Frost Sullivan的报告,满世界,都是精神病,哪儿哪儿都有。而且,“精神病”三个字又不会写在脸上贴上标签,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从你身边蹦出一个来对你进行人身伤害。你如果不是每天穿着盔甲,根本无法预防。

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大一学生卢海清在宿舍学习室内被室友滕某杀害,滕某家人屡次上诉称其患有精神病。

南京“宝马撞散马自达”案,肇事者最近经过专家二次鉴定,结论依旧是:案发时处于精神病状态!

确实,我国刑法18条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都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精神病人,为什么就例外了呢?一直以来,在我国,精神病杀人后法院往往只有两条路,要么关,要么放。这里的关,是关到精神病医院去。《精神卫生法》出台后,暴力伤人的精神病人将被强行收治,然而收治的时间及出院后的监管,在实际操作中也仍有较大难度,完全将监管和治疗责任推给病人家属或推给政府,推给哪一方都不公平,也缺乏监督制度。

精神病的诊断与身体疾病不同,除由器质性病变造成的精神病外,大部分精神疾病是无法通过化验、影像等手段鉴别的,主要靠专业医师通过患者的症状,配合量表测验、心电图等手段,进行判断。这个过程就是“精神检查”。

1972年,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戴维·罗森汉做过一个著名的实验,他安排9位正常人假装精神病人前往美国各家精神病院就诊,就诊期间的表现和平常毫无差别。结果,他们中有8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1人被诊断为躁狂抑郁症。

到如今,精神病的鉴别手段虽然有了进步,但没有发生质的改变,鉴别精神病依然停留在症状层面,有一定的主观性。“精神检查”检查的是“精神”,毕竟不像验个血、做个CT那样客观直接,精神上的病变完全可以靠“演技”。

一方面是精神医学受到社会歧视和边缘化。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儿科医生缺乏,从上到下都在叫嚣儿科医生荒,精神科医生从来都是“荒”的状态,完全没人在意。不光缺少医生和医疗资源没人在意,甚至疾病本身都被无视,看到明显的患者,也无法辨识。

另一方面,中国至今对于强制收治精神疾病患者这一议题,还存在很多争议。比如,即便有人能发现患者这些不正常的地方,如果他本人不愿意,也很难有办法将他送去治疗。

讽刺的是,比起收治的不足,倒是出现过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上网发帖称自己被医院囚禁,“热心网友”轻易将其从医院抢出,导致患者病情恶化丧失自理能力,患者家属气得发生脑卒中的闹剧。

“精神病犯罪”在如今愈演愈烈。以广西为例,据广西公安厅刑侦总队提供的数据显示,从公安机关2008-2011年连续三年的命案考评来看,当前精神病人实施的杀人案在全区八类命案中所占比例逐年上升,从占命案总数11%上升到13 %,比较特殊的是2008年,R县发生的十余起命案中,嫌疑人有 “精神病” 的竟超过30%。而据媒体报道,最新的《中国残疾人事业统计年鉴》2014年全国重性精神病患者中肇事人数约为7000人。在已公开数据的省份中,江西、广西、四川三地精神病患肇事率最高,分别为1.06%、0.37%和0.32%,精神病患具体的肇事行为和刑事责任的鉴定结果则没有公开。以1997年1月至2011年12月间,四川3720例精神病患刑事案件资料为样本,精神病患的案件类型中“杀人”(42.7%)和“故意伤害”(21.5%)最多,以暴力刑事案件为主,“强奸、抢劫、盗窃”等位居其次,作案后果的社会影响可想而知。在这么多精神病犯罪案例中,有多少是“伪”精神病患者犯罪,又有多少是真精神病患者犯罪,鱼龙混杂,这也确实很难说。因为事后定性权不是靠法律,而是靠鉴定医生的鉴定报告。而从容观察认为世界上本不应该有这么多精神病,特别不应该有这么多实施完犯罪后成为了“精神病”。

遇到那些肆意伤害别人来发泄自己情绪的“伪”精神病,他们事后乔装成一副可怜的样子请你原谅,他们希望你忘却自己的亲人、朋友、甚至于是陌人倒在他的屠刀之下。我们总是能见到的、将他人的性命视如草贱的这些所谓的精神病犯罪嫌疑人,有吃有喝有闲,出事了就往律师那里一扔:他有精神病!他不能被治罪!

死的人就像小草一样没了,还要对罪犯宽容、讲人权、给机会悔过,死去的人如何可以安心?活该认倒霉吗?面对精神病,法律的权威像不像满口被拔光了牙的圈养的宠物小狮子?我这里说的是,面对精神病,“法律”这头雄狮被圈养了,而精神病却可以自由的不受法律约束的满世界跑,而且,在他们的周围,又是一个又一个被法律圈养的正常人!他们游离于法律之外可以肆意践踏,不造成后果没人能分辨他们是否正常还是有病,只要造成后果,那他们就有“精神病”免死金牌!

有人提出,所有的精神病人,都应该强制收治,避免对社会产生危害,这种提议不合理,国家没那么多钱,大部分精神病人,还是家属负责监管看护,而且精神病出来杀人的,也毕竟是少数。至于另外一种极端思维,要求消灭所有的精神病人,或者强制收容隔离,那就更扯了,患了精神病不代表别人一定就会危害社会,只能说他危害社会的概率比常人大大提高了,但是没犯法之前,凭什么消灭。

但有专家建议,应该收紧精神病人免责的法律标准,对于杀人伤人的精神病人应同样追究刑事责任,暴行严重者死刑可免可判无期,并且要专设精神病犯监狱,配备专门的医生及监护人员,被鉴定有精神障碍的病人在服刑期间必须进行治疗,并视其恢复情况允许其参加劳动生产(这与精神病医院不同,医院严禁强制病人从事劳动)。

当然,如果真的开设精神病犯监狱,如何让监狱对接社区,让精神病犯人刑满后顺利返回社会,并在重回社会后继续监控其精神状况,尚需认真思考。必须正视的是,有暴力伤人倾向的精神病人只是少数,对更多的精神病人来说他们更易伤害的是自己,如何救济这部分弱势群体,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总之,这个世界充满了精神病患者,真真假假混在一起,我们没精力也没能力进行分辨。唯一能做的,要么就是小心谨慎保护好自己,出门在外,多加小心。要么就是干脆自己也装精神病。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