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NEWS
新闻资讯
陈胜吴广起义真的是被迫无奈吗?秦始皇并非暴政,而是法治社会
发布日期:2020-03-26 访问量:

后世都说秦始皇是暴君,所施行的治国方针是暴政,然而事实真相真是如此吗?不可否认秦始皇是千古一帝,他的功绩是卓越的,他统一了货币、文字、度量衡等,其在位期间的一系列措施加强了人们的经济、文化交流,把中国推向大一统时代,奠定中国两千余年政治制度基本格局。

历史上的第一次农民起义也是在秦朝时发生的,按史书的记载,这次的起义是有重要意义的,这次的起义发动了人们反抗暴政的决心,随着大泽乡起义后,各地纷纷发动了起义。此次起义沉重打击了秦朝,揭开了秦末农民起义的序幕。那么此时秦朝真的是苛政吗?史书上说的陈胜吴广的起义是被迫无奈,而事实真相是不是这样呢?是不是他早有预谋呢?

首先要说陈胜这个是本身就是一个有大志向的人,并不是一个甘心一辈子做农民长工的人,这一点从他的人生名言中就可以看出。有一次他跟他的农民兄弟说“苟富贵,勿相忘”,而他的朋友就说像我们这样的农民,除了种田还有什么富贵可言,而陈胜却回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还有他为了起义所说的名言“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些都两句话也就说明了他心中的志向,他认为自身是能够成为王侯将相的。

在秦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陈胜被任命为带队的屯长,并各两名秦吏共同押送900多名农民去戍守渔阳(今北京市密云西南),由于期限过短,大伙日夜兼程赶往渔阳,按原计划是可经按时到达的,可没想到一连几天的大雨,阻碍了他们的进程,使得他们的无法按时到达。陈胜吴广一商议,就打算反抗暴秦,揭竿而起。说是因为按照秦的酷律规定,凡所征戍边兵丁,不按时到达指定地点者,是要一律处斩的。

然而秦朝法真的如此规定的吗?史记的记载是“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duó)已失期。失期,法斩。”从史记的记载来看,事实却实是如此,但在1975年12月在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中出土的大量竹简中我们可以发现,按里面的记载来看,可能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据《睡虎地秦简》中记载“御中发征,乏弗行,赀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谇;六日到旬,赀一盾:过旬,赀一甲”,迟到几天只不过是挨一顿责骂,迟到十天也只是罚造一件盔甲,就算不去也就是罚造两件盔甲而已,如何会说有杀头之罪呢?

如果《睡虎地秦简》所记载为秦朝真实的法律体的话,那陈胜吴广的起义就不是被迫而很可能是早有预谋。从他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中就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不甘心做一个普通人的人。从他起义后所采取的把“陈胜王”写在白绸塞在鱼肚子里,又学狐狸的叫声大喊道:“楚国将会兴盛,陈胜将会为王”的一些手段里,也可看出他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所以说这场起义或话是他早就计划好了的。

根据《睡虎地秦简》中的记载来看,秦朝的法律并不苛刻,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合理的法制。里面记载了秦律十八种:共202简,位于墓主身体右侧,简长27.5厘米,宽0.6厘米。包括《田律》、《厩苑律》、《仓律》、《金布律》、《关市律》、《工律》、《工人程》、《均工》、《徭律》、《司空》、《置吏律》、《效》、《军爵律》、《传食律》、《行书》、《内史杂》、《尉杂》、《属邦》等18种,律名或其简称写于每条律文尾端,内容涉及农业、仓库、货币、贸易、徭役、置吏、军爵、手工业等方面。为秦国的政治、法律、经济、文化、医学、等方面的发展历史提供了翔实的资料,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

根据《睡虎地秦目竹简》的记载,秦帝国的徭役政策,不是人们想象的那样黑暗无道,老百姓服徭役并不是当牛做马,诶打受骂,秦国的徭役是发工钱的。

《秦律·戍律》规定,一家不能同时征调两人服徭役。主管此事的县啬夫、县尉以及士吏,如果不按照律法规定同时征调两人服徭役,罚款二甲。从这也可看出,秦朝的征兵并不苛刻。

当然也有人说到了秦二世时,秦朝早已不是秦始皇时的时那样,秦二世的昏庸,还有在赵高的一手遮天下,秦朝的律在当时可能早就成了一纸空文,但事实到底如何还是有待考证的。不过从秦朝律法来看,秦国并不是暴政,而且还是一个政法相当合理的法治社会。

回到顶部